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看醫院

【人物特刊】ICU醫生:向死而生 守住生命......

發布時間:2018年03月14日      點擊數:次    作者:李晶 楊柯達 i身邊

【人物特刊】ICU醫生:向死而生 守住生命最后一道防線

他們見慣了世間疾苦,更能感知人世冷暖,他們就是ICU醫生。——記者手記

在大理州人民醫院,有一個特殊的科室,那就是重癥醫學科,也就是我們所說的ICU。ICU是英語Intensive Care Unit的縮寫,翻譯為:重癥加強護理病房。ICU的職能是把多器官功能不全的急危重癥病人集中起來,進行強有力的集中救治和全身管理的場所。與其它的科室相比,這里的醫生每天都要經歷無數的危險和死亡。他們見慣了世間疾苦,更能感知人世的冷暖,他們就是ICU醫生。

探訪ICU比走進任何一個病房都要復雜,探視人員需要穿上隔離衣、鞋套、口罩、帽子,全副武裝。 當科室的藍色大門緩緩打開,這個神秘的區域開始展現在大家面前。

時間:早上八點    地點:ICU醫生辦公室 

這里非常安靜,因為大多數病人都處在鎮靜或昏迷狀態;而這里又異常忙碌,因為每一張病床旁邊的各種醫學儀器不停地在發出響聲,醫護人員在幫患者翻身、擦身、輸液……

每天早上八點,是大理州人民醫院ICU的交班時間,頭一天晚上的值班醫護人員會將夜里病人的病情、檢查結果和處理情況交代給接班的同事,科室主任張軍會及時對危重病人和新轉入病人進行診斷和制定治療方案。

由于這里收治的都是危重癥病人,病人的病情發展很快,即使是夜里,也都是異常的忙碌。只要病人床邊復雜的儀器一旦顯示出微小變化,醫護人員就得馬上投入戰斗,開始搶救病人。因此在早晨的交班會議上,很多剛上完夜班的醫生都頂著大大的黑眼圈,疲倦但都仔細的聽著。       

時間:早上八點半   地點: ICU病房  

交班會議結束后,張軍要帶領醫生護士查房,了解每一位病人的病情變化。

張軍我叫的病人都是清醒的病人,從死亡線上拯救過來的,你看今天這個二床的病人,我在那里叫他,我問他下次還敢不敢喝酒,他說不敢喝了,這個是因為喝酒以后摔跤,導致顱腦損傷,昏迷了以后搶救過來的,我跟他交談的目的就是評判他的神智意識。”

而對于更多沒有意識、或因神智不清無法說話的病人,醫護人員就必須學會“讀心術”。花費更多的時間,從各種生命體征來讀懂他們的身體狀況。今天,ICU病房里住著15個病人,光查房這一項工作,張軍就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在對每個病人進行檢查前,張軍都要先進行洗手消毒,檢查結束后又要再次洗手。今天上午,張軍至少洗了16次手。

張軍:“我們科的都是病情比較危重的病人,這些病人的抵抗力,也就是我們說的自身免疫功能是比較差的,那么我們就希望在我們這種病房里面,創造一個干凈的、無菌的環境,避免病人交叉感染,只要你接觸病人,你就要洗手。”

 張軍告訴記者,每天ICU病人的數量,可以從病房外等待的家屬數量就可以判斷出來。由于治療與隔離的需要,多數情況下家屬是不能進入病房的,也讓這里增添了不少“神秘感”,醫患間的許多誤會也因“神秘”而生。封閉的治療環境,往往是誤會產生的原因之一。每一次搶救都是一場戰役,戰役的一方是醫者、家屬和患者,對手是疾病。怎樣使醫者、家屬和患者始終站在同一戰線,共同面對疾病,就必須要有良好的醫患溝通和和諧的醫患關系。

時間:下午三點半    地點: ICU病房門口

下午四點至四點半,是ICU病房的探視時間,所有病人的家屬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陪伴在病人的身邊。下午三點半,在藍色大門外焦急等待了一天的病人家屬開始更換探視服裝。三點五十,探視人員已在探視門后排好隊,等待探視大門的打開。

由于ICU病房的特殊性,每張病床每次只允許一名家屬進入,無論有多少家屬在等候,都必須在半小時內結束探視。所有探視人員都要加快奔跑、格外珍惜這短暫的相處時間。親人的到來的一刻,冰冷的ICU病房開始充滿了親情和溫暖。

如果說醫生上班的時間就像是打仗,那么ICU醫生就像是在打一場永不落幕的戰爭。在這個守護生命、搶救危重病人的地方,每一天都充斥著生離死別和悲歡離合。——記者手記

因為醫護人員需要時刻注意患者的微妙變化,ICU的病房里24小時都是燈火通明。在這里分不清晝夜,甚至感受不到季節的變化,連空氣都是經過消毒儀器凈化;這里離死亡很近,也讓很多人獲得了生的希望。

張軍:“他們做掉的手術,或者他們處理不了的問題 ,或者病情突然加重 都需要ICU來參與治療,收治到我們科里面來,這個就是我們是救火隊,或者病人突然要死亡,但是家屬來不到的情況下,或者是家屬心理一下子承受不住這種心理壓力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給病人創造一定的緩沖機會,所以這里也可以叫緩沖帶。”

ICU,搶救時刻都在發生,死亡也隨時都會降臨。在記者跟蹤拍攝的兩天里,就有四位病人離開,但張軍卻依然顯得非常平靜。在病人家屬的眼中,ICU的醫生好像是最冷酷無情的,但其實他們并不冷漠。每一次把病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轉危為安時,他都異常的興奮;而面對許多醫學技術拯救不了的病人時,他又常常感覺束手無策。對他來說,最難以面對的不是病人的死亡,不是身心的疲憊,而是病人和家屬失望和痛苦的眼神。

張軍:“病人本來病情已經穩定了,又突然惡化,我覺得我心里就很難受、很自責,還有病人到垂危的時候我都在想,我有沒有什么好的辦法,再能挽救他一下,有時候病人嚴重起來,我都不想再去面對他,前兩天還在和我講話,怎么突然又加重了,我不想再去看這個病人,我看著他我都痛苦,可能是一種感情,救不過來的一種感情,你看這個病人病情惡化,可能越來越差,甚至面臨著即將死亡,我覺得根本沒有去面對家屬的勇氣。

張軍在ICU工作了22年,因為幾乎每一天都會經歷生離死別,在他的記憶里并沒有留下太多印象深刻的搶救經歷。從州醫院剛開始成立ICU,只有他一名醫生,到如今發展成為擁有約60名醫療人員的大科室。現在的張軍已經不需要每天都參與夜班輪換,不需要再參與到每一次搶救,但是一旦需要,他依然是那個隨時能上戰場的“超級替補隊員”。

向所有的醫務人員致敬!

月宫电子游艺